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世界

上一品格,友天下士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——追忆饶宗颐先生  

2018-03-13 17:55:37|  分类: 文化、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——追忆饶宗颐先生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世界


奖掖后学 提携晚进

        ——追忆饶宗颐先生


   聂振文     


哲人其萎、斯人已逝   


天地黯然,青山哀鸣,草木含悲!一代宗师,被学界称之“南饶北季”的著名学者饶宗颐先生,于2018年2月6日凌晨1时左右在睡梦中仙逝,享年101岁。   


我是上午八时许惊闻饶公仙逝的,心中不胜悲痛!呜呼,饶公神归道山,从此,我痛失仙长!  今回想起来,饶公音容笑貌即在眼前。       


——追忆饶宗颐先生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世界


 道德可风、行谊可师   


因缘际会,让我有幸亲炙饶公,一睹大师风采。   


记得2016年初秋,于香港工作的亨斌仁弟来金陵看我,交谈之中,我们的话题在不经意间就聊到了当代大儒饶公。我敬仰饶公日久,然无缘聆听饶公教诲和请益之幸,实感平生憾事。哪料想亨斌弟且与饶公相熟。当听闻我之言后,亨斌弟随心动念,愿助我了却平生之愿,一定帮我向饶公转达作为一位后学晚辈的敬仰之情和由衷的问候。大约两个月后的一天,亨斌弟打来电话,激动地告知我,他于半个多月前已探望过饶公,且转达了我的敬仰之情,以及祈请饶公题写“天沐堂”斋号的心愿,而就在今天饶公已将“天沐堂”挥笔书就。   


——追忆饶宗颐先生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世界

 


得知这个消息,我真的是无比地开心和激动!这是出乎我意料之外和让我非常感动的事。先生极少给人题写匾额,九秩之后更是了了。我偏得饶公厚爱,这是何等的幸运!于人而言,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啊!我感念连连,如先生这般大儒,以百岁高龄为我题写堂号,以我之资历和学识,又有何德何能能担得起先生如此之垂爱呢?!   


俗话说:幸福来的太突然。我似乎有些手足无措。无论是自我鞭策,还是感念饶公恩泽,我当加倍努力,不断提升自己,以不负饶公厚爱!     


——追忆饶宗颐先生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世界


亲聆教诲,足慰平生   


自饶公为我题匾后,有机会亲自拜望、感谢饶公,不给自己留下遗憾一直是我之心愿。我即拜托亨斌弟及与饶府私交甚深的陈文洲先生,以出面帮我联络,拜谒饶公,一睹大师风采,一表后学感激之情,亦不枉此生。  


 事情很快有了回音。2017年9月2日,我至香港终于见到了饶公。先生已是百岁高龄,加之近日身体欠佳。我考虑怕自己身染“尘埃”,有碍先生健康,不好过府打扰,便安排在饶公府第就近的餐厅,饶公由其小女儿饶清芬女士和陈文洲先生相扶来到餐厅。初见饶公,外表并非“魁伟”,看上去略显清瘦,然精神很好,透着一股坚毅之气。其温文儒雅的大儒风范一览无余。   


——追忆饶宗颐先生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世界

 


各自介绍落座毕,清芬女士请我展开饶公为我题写之“天沐堂”条幅与饶公合影留念。随后,我打开我敬赠饶公的一幅泼墨泼彩山水小品,与先生合影留念。席间,由于我听粤语有些困难,加之饶公说话声音比较低,多数是由清芬女士充当翻译解释我听不明白的话语。


——追忆饶宗颐先生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世界

 


虽只有一顿饭的短暂会面,但让我深切地感受到了饶公为人之谦和敦厚,对学问永无止境之执着追求。  


 

——追忆饶宗颐先生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世界



才备九能  留芳千古  


 回顾饶公的一生,是璀璨的一生。其精神之强大,遇到挫折和逆境,亦能勇猛精进,着实深深地震撼了我。   


先生家学渊源。11岁时便写了《后封神榜》,16岁编撰父亲未完成之《潮州艺文志》,成为潮州历代文献里程碑之作。18岁完成该志的续写。因《潮州艺文志》见重于士林,19岁时,受聘为中山大学《广东通志》馆专任纂修。

   

——追忆饶宗颐先生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世界

 


饶公学问几乎涵盖国学之所有领域。根据他自己的归纳,其著述可分为:敦煌学、甲骨学、诗词、史学、目录学、楚辞学、考古学(含金石学)、书画等八大门类。  


——追忆饶宗颐先生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世界


 饶公被人谓之“业精六学,才备九能,已臻化境”。钱钟书谓之旷世奇才,季羡林说他是心目中之大师,法国汉学家认为他是全欧洲汉学界的老师,当代最伟大的汉学家,一代通儒。 


——追忆饶宗颐先生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世界


先生之学问和对学问之追求实令我辈汗颜。他不但精通英、法、日等六国语言,还熟知古代梵文、楔形文、甲骨文、金文、简牍帛书文字。谁曾想,这样一位学富五车的大师,竟是一个连初中文凭都没有的人!完全是靠自学成才的。即使后来声望甚炽,也未获得过正式文凭,未曾留学海外。 

  

——追忆饶宗颐先生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世界


斯人已逝,必将万古流芳。饶公身后为世人留下了极其宝贵的财富,取之不竭,用之不尽。   


——追忆饶宗颐先生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 - 大风堂泼墨泼彩艺术世界



饶公之“万古不磨意,中流自在心”亦将永远激励我不断地学习和精进。       



不老书生聂振文于天沐堂 

 岁次戊戌正月十二日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婉晴/编辑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